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th2020的博客

发消息 写留言 加博友 加入圈子

 
 
 

日志

 
 

久违的帐篷  

2013-06-02 21:44: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违的帐篷

-——西北自驾游散记之七

 

    刚出八达岭,高速路上就排起了长龙,大部分是跑长途的大货车,还有为数不多的一些小卧车等夹在其中。面对这不见首尾的滚滚车流,谁也无可奈何。于是,有的从天窗钻出来观风景,有的用起了餐,有的在地上铺张报纸打起了扑克,还有的在路边打起了羽毛球。我们一行五人也下了车。小陈是个有心人,出发前的准备会上他就提出,要把这次自驾游制作成影像资料,所以他并没有因堵车而沮丧,反而精神十足地扛着摄像机往附近地势较高的一个土坡跑去。看他那副急冲冲的样子,宋师傅赶紧喊道:“慢点儿跑,这车还不知堵到什么时候呢,别把机器摔了。”我从双肩包取出了弹弓和一小袋石子,又从路边捡了个空易拉罐放在五十米开外的一个树杈上,开始重操旧业。王所长见状在一旁笑道:“没想到老姚还喜欢打弹弓”。我回答说:“你有所不知,这可是我小时候的最爱。”这时胜利也凑过来说:“我也喜欢打弹弓,咱俩比试一下”。我不甘示弱,自信满满地欣然迎战……               

    汽车重新启动已是三个多小时以后了,这下打乱了我们原定的当晚宿营内蒙呼市的计划。不过这也是大家预料之中的事,谁让我们选择国庆小长假出游呢,为此付出点儿代价也算符合中国国情。经过短暂的商议,大家决定乘着路况好多跑点儿路,晚饭晚些吃,尽量不在夜间开车,实在不行就野外扎营。对于这样的决定,我心中不免有些暗暗高兴,因为已有很多年没有睡帐篷了,为这次西北自驾游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帐篷、睡袋、毡垫等野外宿营的物品早已置办得一应俱全,还生怕无用武之地。

大约晚上七点多钟,我们在一座公路桥边将车停了下来,勘察完地形后,决定在路基下桥洞旁早已干枯的河床上安营扎寨。乘着天还没有完全黑先来,我们一边支起炉灶,烧上开水;一边平整、清扫地面,然后就在上面支起了帐篷。到底都是行伍出身,不到半小时,五座帐篷就排列整齐地立在了桥下。这时后勤部长小陈发话了:“水已经烧开了,我和宋师傅先把电灯拉上,其他人准备餐具,一会儿就开饭,吃完饭就休息,明早兵发额济纳。”在欢声笑语中,我们吃了一顿堪称丰盛的涮羊肉。没有问过别人的感受,反正这顿饭是我近几年吃的最香的一次涮羊肉。在整个自驾游期间,小陈和宋师傅把每天的行程和伙食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显示了非凡的组织才能。

我躺在帐篷里,闻着附近庄稼散发的芳香,透过顶上的天窗,仰望夜空。深不可测的天穹,悬挂着无数颗晶莹的小星星,它们像一个个小精灵,正眨着迷人的眼睛在朝下望;又像是亿万个萤火虫,在蓝黑色的天幕里缓缓游动。可能是这里的天空干净透明的缘故,就连天宇上的这些星星也显得离地面很近,近的使我甚至产生了胡思乱想:它们中会不会有一颗落下来掉到我身上?……。深秋田野的星空实在太美了,能在这里夜观星辰,真是一种特别有趣的享受。我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记忆,这种对星空的美好印象大约只是在儿时才有过。我暗自庆幸参加了这次西北自驾游,有了在帐篷里欣赏这美丽夜空的机会。这时,多年前有关帐篷的一段往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执行一项上级下达的野外选点任务中发生的事。我们这支临时组成的小分队,不仅成员来自四、五个兄弟部队,而且工种也比较齐全。除了带队的领导外,下设业务组、炊事班、警卫班等共计二十来人,另配备了两大一小三台车。由于是在冬季,又是到陕北黄土高原执行任务,所以除个人配发了皮大衣、皮帽子、大头鞋之外,还携带了枪支弹药以及棉帐篷、发电机等野外工作的必备物品,可谓是齐装满员。虽然屈指算来,已经过去了三十来年,但那次执行任务的点点滴滴,特别是其中我与帐篷的故事,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由于担负的任务所决定,我们经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天,车队行走在陕北黄龙县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可以说,这是一条坑洼狭窄、充满危险、危机四伏的山石路。靠山的一侧经常冒出一些有棱有角的大石头,另一侧则是令人生畏的万丈深渊,小车还勉强能过去,大解放就只得逢石开路、走走停停。每到这时,我们就用事先准备好的大铁锤做起当代愚公来。一般情况下,小一点的石头几十分钟可以搞定,要是遇上大石头,就要花上更多时间。在好不容易用了大半天时间穿过了这段令人头疼的山路后,我们进入了一段山势稍缓、石头较少且路面较宽的路段。这时,大家如释重负,觉得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司机也把车开得飞快,无非是想早些到达目的地,好让大家生火做饭。但是谁也没有料到,更大的危险正在等待着我们,而这其中,我竟成了关键人物。

我当时坐在第一辆卡车的尾部。由于是数九寒天,我们每个人都武装的严严实实,除身上的三皮外,还带上了风镜、口罩。但是,尽管如此,由于车子飞奔升起的漫天灰尘,还是像沙尘暴一样厉害,不要说车子周围的东西看不清,就连同车的战友之间相互也难以辨认。正因为如此,为了保证安全,后面的两辆车和我们之间拉开了足有好几百米的距离。

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了,大家又累又饿,早已人困马乏,一个个不由自主地打起瞌睡来。因为是冬季,我们这次执行任务带的装备和生活用品较多,车厢的底层放的是机器箱子,箱子上面又放了棉帐篷、个人被褥等生活物品,人再坐在上面。我当时就坐在靠近车厢尾部的一个挺大的棉帐篷上。正睡得迷迷糊糊,我不知被什么东西碰醒了,睁眼一看,原来我已被颠得紧靠在了卡车后面的挡板处了。我想,刚才一定是被汽车的挡板碰醒的。这时,再往车下看,仍然是烟尘滚滚、黄沙一片。为了离灰尘远一点儿,我挪到了靠近车厢中部的一个机器箱子上,没过一会儿,就又进入了梦乡。

突然,随着一声巨响,我从机器箱子上被弹了起来,头撞到了车篷的顶部。还没等我回过神儿来,就听同车的孙兆禧、郑渊源、王泽、王新合等人一边使劲儿拍打着驾驶室一边吼叫起来:“不好了,快停车,姚天华掉下去了!”这时,一个急刹车,卡车停了下来。这时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赶忙喊道:“我在车上呢”。于是周围的几个人摘下风镜,透过灰尘凑过来吃惊地看着我,这才相信我还在车上。孙兆禧说:“刚才有东西掉下去了,你原来一直坐在最后的帐篷上,还以为你掉下去了呢,可把我吓坏了。”听他这么一说,我扭头往车厢尾部一看,不由得大喊一声:“坏了,帐篷没了,快下车找。”我们跳下车,顺着来的方向往回走,终于在离汽车三十几米处路边的一个碗口粗细的树旁看到了甩下车来的棉帐篷。好险啊!要不是恰巧被这棵树拦住,棉帐篷肯定就滚到百米多深的山涧里去了。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庆幸自己几分钟前换了位置,不然会不会颠下山崖也未可知。这时眼尖的郑渊源喊道:“大伙儿快来看啊!”顺着声音,我们靠拢了过去,走近一看,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刚才的险情。原来,在路的中央横着一条约六十公分宽、一米多深的沟。这时,早已在路边把后面的两辆车拦住的司机走过来对大家说:“实在对不起,土太大,我看到这条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刹车了,只能闭着眼睛冲过去,各位没碰着吧?”大伙儿安慰了司机几句,把帐篷抬到车上用粗绳子固定好又匆匆赶路了。这个小小的插曲也成了我们小分队日后的谈资和我难忘的回忆。

 

 

姚天华

2013年5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